whexy1999
Overcome Productivity Porn Addiction

Overcome Productivity Porn Addiction

Created
Dec 17, 2022 09:56 PM
Last edited time
Dec 17, 2022 10:31 PM
Tags
The addiction to productivity porn is very common among our people. I find myself particularly addicted to those productivity tools.

Productivity is porn

Pornographic films give us a sense of illusion, as if we could have the same abilities as the protagonist. When we use productivity tools, we are likely to think that we will be as productive as others who use that tool. But the truth is that every man has the thing, but not every man can... You know what I mean.

Productivity Apps: Toys or tools?

In China, they have the saying “Sharpening your axes will not delay your job of chopping wood.” (磨刀不誤砍柴功). But if you keep sharpening your axes and avoid chopping wood, that’s not good.
The “axes” in our context, are the Productivity Apps. In fact, every Productivity Apps have two aspects: as a tool, or as a toy.
When you use those Apps as toys, you are exploring the functionalities and

Reference

年度征文 | 我是如何艰难地克服「效率成瘾」的? - 少数派
本文是少数派 2021 年度征文 活动 #效率 21 标签下的入围文章。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少数派对标题和排版略作调整。 和往年不同,今年文章的数据表现将很大程度上决定征文活动的最终走向,包括「双倍稿酬(由飞书赞助)」活动奖励、最终票选名单以及征文奖品类型。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不妨通过充电或评论的方式支持作者。 作为一个效率工具爱好者,也是一个效率产品的从业者,天然地就会去把玩各种各样的 app 或者是软件。我还记得我在大学的时候有打开 Firefox 的扩展商店,玩各种各样的插件,甚至连玩插件都能够玩上一个通宵,当然这是非常不健康的。 而到了工作以后,我还是会定期下载手机上的 app 来玩,很多时候都会去应用商店里面试用各种各样新鲜的 app,经常会找限免或者是「最美应用」这样的平台去发现新的效率工具,后来越来越 意识到自己陷入了「效率成瘾」 或者是叫 Productivity Porn(效率色情),于是开始自己寻找药方。 效率色情(aka 生产力色情)这个词最早出现于 《生活黑客》这本书,书中写到 Porn 这样一个词, 其实是「对某件事情上瘾」的一种描述 ,不只是说对色情内容上瘾,而是你对其他的内容像是生产力工具,或者是各种各样的时间管理方法的无止限追求,都可以称之为 Porn。 比如说武侠或者是枪战动作片,其实也是一种 Porn,就像我们去电影院看的商业片,其实最重要的卖点就是那些在赛道上的追逐戏或者是动作类的打斗戏, 让我们自己产生一种代入感,就像自己能够拥有主角那样的能力。 那么类比来说,当我们使用效率工具的时候,就很可能认为当自己掌握某项工具的时候,会像其他使用该工具的人那样厉害。但现实往往会打你的脸,哪怕你用上最贵的 GTD 工具 OmniFocus 或者是笔记软件 Roam Research,你可能 依然只是在把它当成一个玩具,而不是真正把它作为一个工具。 其实「工具」是一种执念,当你不断地去追求新的工具,追求新的方法论, 一直在忙于磨刀,却一直没有去砍柴,就一直没法推进自己的项目 。 其实所有的效率工具都有两个属性,第一个是它的 玩具属性,第二个是 工具属性。那么我找到的第一个克服效率成瘾的办法,就是一定要 区分当前自己是在「玩玩具」还是在「用工具」 。 当我们在「玩玩具」的时候,你就可以用这段时间尽可能地去发现更多的应用,去探索更多的可能性。比如说 少数派
年度征文 | 我是如何艰难地克服「效率成瘾」的? - 少数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