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2021 年总结 · 寻找答案

Wenxuan SHI /
January 03, 2022
20 min read

在备考 GRE 的期间,我认识了 axiomatic 这个词。公理的、无疑的、不证自明的。它蕴含着巨大的通畅,一种泥沙俱下的快感。2021 年结束,我终于认识了 axiomatic 的反义词,生活。

我时常把自己看做巨大公理的一部分。我的存在是不证自明的,我的运动为巨大公理添砖加瓦。

生活与公理不一样。生活是阻滞的,经常需要你去推推它。否则,它要么停滞不前,要么就趁你不注意,呲溜一声滚落到山谷。这样看来,生活被我描述得更像是西西弗斯的巨石。西西弗斯是希腊神话中被惩罚的人,他必须将一块巨石推上山顶,而每次到达山顶后巨石又滚回山下,如此永无止境地重复下去。他遭受的是单调的、永恒的苦难。

但哲学家们没有放弃拯救西西弗斯,他们试着为西西弗斯找寻意义。其中最动人的解读是:西西弗斯在用浪漫主义对抗乏味平庸的生活。西西弗斯本可以“纠正自己的思想错误”,终止受难。但他执拗地推着巨石,用永恒的受难证明自己永恒的意义。所以吴刚的桂树,西西弗斯的巨石,你的焦虑、深夜的忧愁、纠缠不清的抉择——我们固然有“解决”它的途径:接受“改造”、承认“错误”、抛在脑后、躺平摆烂。但是追求意义的你我更喜欢这样的态度:

Life fucks me, I fuck life right back.

所有不放弃积极生活的人们,这就是你我的意义,这是你我的浪漫主义。


各位新年好呀。希望你没有被“前言”部分吓到。最近我回味了经典左派浪漫主义电影《黑客帝国》三部曲。电影中,救世主 Neo 勇敢吞下红色药丸,终于看见了真实的世界。

这一年我经历了长期的焦虑,质疑抉择、逃避改变。但现实世界和我之间一直仅有一颗“红色药丸”的距离,一切只看我的选择。是的,重要的不是观点,也不是态度,重要的是选择以何种方式面对生活。

2021 年我升入大学四年级。临近毕业的学生们都在迷茫,迷茫同样也充斥着我。一年过去,不敢说现在的我信念坚定。只能说,在云雾迷蒙的未来里瞥见了道路,想要放手一搏。如果用一个词组来概括我 2021 年的生活重心,那就是「寻找答案」。

新的生活

2021 年对于我来说是非凡的一年——走出舒适圈,迎接新的挑战。这一年,我收获颇丰:

  • 🥰 与三年好友点明好感,确定了情侣关系。
  • 💺 在南科大和国大结识一群有才的师兄师姐。
  • 🔬 参与科研,作为合著者第一次投稿顶会。
  • 🧑‍💻 探寻大厂氛围,作为实习生入职腾讯公司。
  • 🇸🇬 体验出国留学,在新加坡参加学期交流。

体验了科研、实习、恋爱、交流,可以说是大学四年不留遗憾了。在这一年中,我相继体验了 4 种不同的状态。如果放在前几年,在“教学楼-食堂-宿舍”三点一线的我肯定难以想象今天的生活。

时间生活状态
3~5 月在实验室热火朝天的讨论,凌晨三四点钟回到宿舍。
6~7 月和女朋友在南油租了一套房,一起上下班。早上起床蒸早点,晚上逛超市买牛奶和鸡蛋。
8~11 月在新加坡租了女皇镇的宿舍。经常去国大 UTown 读论文。周末和朋友们逛景点。
12 月在深圳会展中心维也纳酒店隔离了 21 天。只有电视电脑,每天自娱自乐。

实验室

年初捞到在工学院实验室的工位之后,我就经常赖着不走了。女朋友也搬了个座位坐到我旁边,我们经常一起写作业,玩塞尔达传说(她玩我看)

工位一隅
工位一隅

工位左边是励志广播自己 BGP 的顺昌,我们一起用闲置的树莓派搭了一个软路由(旁臂路由),用来给实验室提供免配置科学上网;工位右边是向往“苹果自由”的浩南,我们一起在大电视上看完了 WWDC;工位背后是三块大白板,我们在上面写写画画,比如“润去北欧”“距离脱单还有 X 天”;工位前是会议桌,平时摆满了零食。晚上饿了大家就狂吃实验室的零食,通常补给刚到一天就能被吃掉一半。

五月初我们在赶 CCS 的 deadline。大家都是第一次写论文,手忙脚乱,火急火燎。实验室里的 RAP 在劳动节假期陪着我们开了好几次会,每次都是 3 小时起步,逐字逐句修改。我觉得我们必须隆重感谢他。

👏 感谢宁老师! 👏

在实验室不由自主地就待到很晚,有时候三四点才回到宿舍。可能这就是科研的魅力——探索、钻研、创造自己感兴趣的事物。

南科大给本科生进实验室的机会,让本科生充分接触一线科研。虽然(像我这样的)本科生什么都不懂,而且带本科生很花时间,但课题组里的 seniors 还是不遗余力地引导我们不断进步。之后我放弃了保研,准备直接申请海外学校的 PhD。这背后的勇气来自于南科大和 COMPASS 实验室。它们让我感受到了科研的乐趣,让我看到了以此为目标的可能。

女朋友本来打算和我在劳动节假期出去旅游,不过听说我要赶论文 DDL,也就留下来陪我了。

市井

大约在 4 月份左右,我和女朋友外出寻找实习期间的租房,与公寓 APP 和房产中介斗智斗勇。最终我们选择了两室一厅的整租,位于距女朋友公司步行 10 分钟的南油。

出租屋楼顶看深圳
出租屋楼顶看深圳

端午后我入职腾讯,女朋友入职字节。6 月和 7 月的生活节奏大致是这样:

  • 早上一起做早饭。我先坐两站地铁去腾讯上班;大约半小时后,她步行走到字节。

  • 晚上下班后,我坐地铁到字节。她下楼, 我们一起逛楼下的来福士广场。顺手买一盒牛奶,再买点面包点心;路上有家意大利冰淇淋店,偶尔一起分享一个冰淇淋球。最后慢慢走回家,也许在路上会抱上一个大西瓜。

  • 周末一起去户外觅食。

这段平凡、美好、快乐的时光非常短暂。某一天周末我对女朋友说,“以后一定能回想起今天:阳光正好,牵着手走在路上,无忧无虑。没有考试,没有课题,只有两个饿着肚子的人要去阿飞冰室吃午饭”。

……直到我发现 GRE 单词背不完,科研任务积压,而且迟迟没有开始选校。8 月我从腾讯离职,回学校图书馆专心刷题。去新加坡前的最后一天,女朋友送我去机场。过安检闸机的一刻,我莫名想到《哈利波特》第六部里的剧情:在邓布利多的葬礼上,哈利与金妮告别,准备踏上寻找魂器的路途。

“金妮,你听我说……”他用很轻的声音说,这时周围的说话声越来越响,人们纷纷站了起来,“我不能再跟你保持这种关系了。我们不能再见面,不能再在一起了。”她脸上带着古怪的、扭曲的笑容,说道:“是为了某个愚蠢而崇高的理由,是吗?”“这几个星期和你在一起……就像是……就像是从别人那里偷来的日子,”哈利说,“但我不能……我们不能……有些事情必须我一个人去做。”金妮没有哭,只是望着他。

阿不思·邓布利多的葬礼

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

异国他乡

8 月 13 日晚,飞抵上海虹桥。在麦当劳见了亚马逊打工的同舟最后一面。第二天一早飞到了樟宜机场。有几个同校的同学已经率先到达了新加坡,他们带我熟悉了周边的环境。一起吃了在新加坡的第一顿晚饭。

新加坡国庆日烟花表演
新加坡国庆日烟花表演

就这样,我在新加坡开始了繁忙的大四上学期。迎面而来的是各式各样的毕业压力——所有人都在考英语、忙申请、闷头做实验。周末我们偶尔会出门逛逛新加坡的景点。更多的时候,我会一个人待在宿舍。人的本质是孤独的。异国他乡,没有他人陪伴(物理意义上的),我只能独自迎接挑战。

新的挑战

  • 📝 改论文,再改论文,再改论文
  • 🧐 备考托福和 GRE
  • 💬 出国留学的选校、选组与陶瓷、面试
  • 🦠 疫情肆虐的艰难求生

申请 🎓

我的 PhD 申请季战线拖得很长:选校选组、邮件套磁、视频聊天,从 9 月忙到 11 月。但最终只申请了 5 所学校。申请过程太过奇幻诡异。还是等尘埃落定之后再单独写一篇博客做分享吧。

大家记得多用推特。

ETS 👿

2021 年一共在 ETS 上花了 5000 元左右。考一次托福大约 2200 元,一次 GRE 大约 1600 元,向申请学校递交成绩单大约 140 元/次。

GRE 实在是太难了😫,要求词汇量达到两万左右。8 月到 10 月,我一直挣扎在背单词和刷题的痛苦中——单词今天记明天忘,刷题的正确率低于 50%。到处弥散着挫败感。10 月中旬我抱着必败的心态考了一次 GRE,结果竟然上了 320。

新加坡考试中心
新加坡考试中心

考完发现 GRE 其实没有太大用处:申请的所有美校都没有 GRE 成绩要求。这段经历就当做去英语国家之前的历练,为将来的生活打下基础。

异地 🌏

2021 年下半年,我和女朋友一直处于异地的状态。

跨洋 FaceTime 视频聊天
跨洋 FaceTime 视频聊天

感谢互联网时代,天涯海角的人儿都可以远距离地相伴。我们尝试了微信视频、FaceTime,甚至微软 Teams。实测效果微软 Teams 稳定性最好,但比较难用。FaceTime 最方便,在校园网环境下有卡顿,换成蜂窝数据会好很多。

在异地期间,两边都有不同的压力。我要备考英语、选校申请;女朋友要找工作、准备面试。但是我们处理得一直很不错。互相陪伴(remotely),互相支持。有了这段经历,我们对之后的生活也更有信心。

年终总结的总结:共存精神 🤺

在新冠疫情高涨的 10 月,新加坡单日新增感染病例数量一度超过 5000。我住的宿舍楼里也出现了感染病例。如何在疫情肆虐的环境保护好自己的健康、维持好自己的心态尤为重要。

部分民众(及媒体)对“感染”胆战心惊,对“共存”嗤之以鼻。其实,随着对病毒理解的深入以及疫苗的普及,“共存”也是一种面对疫情科学的态度。科学的共存(即在经济发展和疫情扩散情况中保持平衡)是一种智慧。

共存的底气

新加坡政府采用“与疫情共存”的策略,不封锁、不清零。

新加坡“共存”的底气是生效率更高的“辉瑞”、“莫纳德”等非灭活疫苗,以及超过大陆的疫苗接种率。疫苗能够大幅度减少重症的可能,为自行康复争取到时间。在新加坡,轻症患者于社区监督下进行隔离,两星期内康复;重症者能够获得更多的医疗资源。

在公共卫生管理方面,新加坡政府也没有松懈:不接种疫苗不得进入商场超市、餐厅一桌最多 2 人、民众必须佩戴口罩、每周上报核酸自测结果。“共存”不是放弃,而是与疫情有来有回地博弈。

2021 年也是我学会与迷茫心境共存的一年。尽管对未来有诸多疑问、对自己的能力有诸多质疑——我必须背负着这些继续前行。在操作系统课程中,我们学习到:如果想要打破“死锁”的僵局,必须要 Make Progress(有所进步)。化用主席的一句名言:在战略上无视,在战术上正视(对自我的怀疑)。学着与糟糕的处境共存,就有可能获得进步,最终打破死锁,迎来崭新局面。

2022 年我将从南科大毕业,也会正式踏出国门外出求学。虽然无法判断未来的好坏,但能肯定的是:未来一定会更加丰富精彩。这篇流水账式的年更文章就写到这里吧。祝你生活愉快,我们明年见。

致谢

今年的成长离不开这些人的鼎力相助:

  • 南科大(深圳)的张锋巍教授和张殷乾教授
  • 国大(新加坡)的梁振凯教授和他组内才华横溢的学长们
  • 无论身在何方一直保持远程交流的父母
  • 无论身在何方一直保持爱与包容的女朋友
  • 我无比幸运才能拥有的朋友们*
  • 南科大国际合作部的各位老师,以及 CLE 语言中心的 Matthew 老师
  • 腾讯公司 TEG 太极机器学习平台的各位老师

* 特别鸣谢:一直相互鼓励的队友炜杰;一直相伴的课题组伙伴浩南和明德,以及实验室大家长宁振宇老师;一直慷慨地提供巨大帮助的同舟、兆祺、文灏;新加坡吃喝玩乐五人组博文、睿婷、颖泉、澳蕾;在异国他乡互相扶持的重阳

还要感谢本博客的各位读者朋友们。你们的评论交流让我学习到了更多的新知识。新的一年,祝大家万事胜意,阖家幸福!

© LICENSED UNDER CC BY-NC-SA 4.0

Loved this post? Consider following me.

I work on topics related to system security aside with many other interesting things. I would love to have friends who share the same interests.

Wish you happy